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李庄,我心中的图腾/泸州.刘正泉

时间:2015-02-25 8:39:13 点击:

  核心提示:(一)各种版本的林徽因传记得出的人物印象只有一个:她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鲜活版本,她和徐志摩、梁思成和金岳霖三位男人演绎了神秘的爱情故事,而我心中却一直有着另外一个林徽因,所以老想以自己的视角循着历史足迹去印证自己的结论。自诩“心似兰草,文字清淡”的女作家白落梅以唯美主义的笔调在林徽因传记《你...

(一)

各种版本的林徽因传记得出的人物印象只有一个:她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鲜活版本,她和徐志摩、梁思成和金岳霖三位男人演绎了神秘的爱情故事,而我心中却一直有着另外一个林徽因,所以老想以自己的视角循着历史足迹去印证自己的结论。

自诩“心似兰草,文字清淡”的女作家白落梅以唯美主义的笔调在林徽因传记《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中精雕细刻了林徽因的一生。出版商在书腰上套上一个精美的带子,上面赫然印着:发行上百万的畅销书。全书文字像一个端庄雅致的美女吸引读者的眼球,让你欲罢不能,只好一口气读完。她用全镜头和长镜头全方位展示林徽因传奇的一生,她还利用人的窥视癖心理,用太多的文字去记述林徽因和三个男人的感情纠葛。看到那么多写林徽因的文字,大家都爱拿这来说事,当成看点和卖点,满足当今读者越趋庸俗化的阅读需求。在陈光标用16吨的百元大钞来围起他的演播室时,人们的心里是五味杂陈的,也许更多人是羡慕,我却看到精神世界中的一片荒漠。有的人没有富有的金钱,只能用那些男女之事来填补精神空虚。如果林徽因泉下有知,一定会感到愤懑不平,她是为我们国家民族做出特殊贡献的知名建筑学家,这才是她引以自傲的身份。每当我们瞻仰高耸云天的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时候,心中就浮起了它的设计者,其中就有梁思成、林徽因夫妇,然而我尊她为心中的女神却是另外一个视角,在抗日战争最艰难的六年里,她和夫君梁思成、他们的儿女一起在宜宾李庄一个偏僻的、绿竹环绕的被称作月亮田的角落里度过了一段难忘的岁月,在那里我看到的是她 对国家民族的担当,对丈夫事业的坚定支持和对儿女的无比疼爱。

我对林徽因的崇拜近乎于一个虔诚的宗教徒,我把她,以及在李庄度过那段艰难日子的中国知识界的泰斗们列为心目中的神,是我心灵中追求的精神。我承认我就是白落梅笔下说的一直仰慕林徽因的形色俗男之一,就算忝列其中吧。并不是她神通广大,而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让你崇拜不已的圣洁气质。当今小青年对歌星的追捧如醉如痴,疯狂有加,其实我认为那是一种不理性,认真想想那些歌星对他们的成长和未来究竟有多大关系。我对梁、林夫妇的崇拜源于他们那代知识分子走过的那条知识救国,科学救国的艰辛路,他们是我心灵中的图腾,是他们的爱国情怀把我送上了李庄朝圣之路。也许这才是我读了白落梅的书后最立竿见影的效果。

在滚滚红尘中的芸芸众生都是由一个最不起眼的普通媒介物把自己和一段历史、一道风景,一座小镇和一位名人联系在一起的。万里长江第一镇李庄,抗战期间一大群着名爱国知识分子曾在那里坚守,成为了历久弥新的抗战历史活教材。而把我跟李庄联系到一起的则是国窖附近的一家小餐馆“李庄白肉”,本来四百多年的老窖陈酿香气已经够诱人了,而色香味俱全,薄如纸片,透明如工艺品般的白肉更让人食欲大开,于是就有了到与周庄齐名的李庄一探究竟,顺便尝尝地道的李庄白肉的想法。

去李庄的想法还来源于对她在李庄的那段经历,各种版本均着笔不多,让我意犹未尽,好在李庄在地图上是我们泸州人的邻居,就萌生了要去那里探取第一手素材的想法。而在西湖十景之一的“花港观鱼”看到的林徽因剪影雕像也是促成我李庄之行的缘由之一,在那里让人兴趣盎然的不再是在清池里一群群摇着长尾悠然自得的血红色、金黄色和杂色花纹的观赏鱼,而是绿茵如毯,绿树如盖的西湖边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竖立起来的如真人一般高,用薄薄的金属板切割成的林徽因的剪影,她让杭州人引以为傲是因为她就是在西湖边出生和成长的。你看那头飘逸的短发,匀称、苗条的身材,清淡的穿着,湖面吹来的微风轻轻挑起了她齐膝的学生裙装,“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我们不得不感叹天地之造化,让女神和美丽的西湖山水天作之合,浑然一气,带给了人们心灵的陶冶和美的享受。

于是我将亲自去李庄以自己脚步走过那段过往历史,我坚信会看到不同于白落梅笔下的另一个林徽因。

四月的春天已经是兔子的尾巴,满山的油菜花变成了细细的,鼓鼓的,密密的一串串菜籽夹,可我都找不到时间去踏青郊游。学生一模测试后可以连续休息两天,星期五下午四点半我终于坐上了去宜宾的班车,能遂我李庄游的夙愿了。“东有周庄,西有李庄”,但李庄没有让诗人诗兴勃发的江南水乡,也听不到摇橹的农妇和着潺潺的水波声唱出的动听民歌,更不是因为它的古朴的民居而闻名,是它那独特的抗战文化像一块强有力的磁铁石一样吸来了四面八方的人们,林徽因和她的先生从1940年起在李庄一隅度过了他们人生中难忘的六年。

泸宜段二级公路大多数是才翻修不久的,路面的沥青还油亮亮的,车子跑起还算稳当。由于不是高速,我们到万里长江第一城宜宾时已经快到晚上八点了。出门前查了QQ上的天气预报,说是这两天都没有雨,但翠屏山上那片天空就是不争气,风摇晃着妻子撑开的丝绸伞,它裹着的雨滴折射着让人目眩的霓虹灯光,滴在路上,它们莫非想挡住我想去一睹四十年代那位林徽因芳容的步履。我想起了她的那首脍炙人口的诗“你是人间的四月天”,其中写道: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笑响点亮了四面风;/?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黄昏吹着风的软,/? ?星子在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 ? ?

??? 诗歌是有灵性的语言,他是诗人包容宇宙的思想中喂养的一只讨人喜爱的宠物,它不时跑出来拨动人们的心弦。诗人林徽因以女性的细腻观察四月的春天,让乍暖还寒的春天舞动着变化,舞动着美丽。人们对这首诗有各种解读,多半都是把它和徐志摩扯到一起。在这春天的雨夜中我站在宜宾的大街上,眼前这片景象不正是这几句诗最完美的诠释吗?看来林徽因显灵了,她正以一幅诗画欢迎我们的到来。

??? 那天晚上我们下榻在宜宾商务宾馆,四月的雨水敲打着玻窗,或轻或重,很像渺渺天际送来的一支节奏摇曳的催眠曲,我迷迷糊糊看到徐志摩和林徽因与印度大诗人泰戈尔漫步在杭州西湖的长堤上,为了成人之美,泰戈尔顺口咏出了这首小诗:
天空的蔚蓝,/爱上了大地的碧绿,/??他们之间的微风叹了声哎!

  这一声“哎”是泰戈尔已经十分遗憾地看到了他十分抬爱的这对年轻人人生道路上的不同结局,泰戈尔的伟大不仅存在于他的诗歌而且还在于他对人的命运的预卜。

我还在梦中吟着这首诗,老婆掀了掀我,说天亮了,一缕暖暖的阳光透过窗帘照了进来。真好,天晴了。

??????????????????????????????????????(二)

我们唱着“人间的四月天”,迎着“新鲜初放芽的绿”,听着“燕在梁间呢喃”,赶乘早班车向李庄进发了。

昨晚那场雨把宜宾到李庄那条公路洗刷来清洁无尘,车轮下没有任何小石子,没有听到它们让滚动着的轮胎发出的嚓嚓声,它们被雨滴集成的水流冲到公路两边的水沟里去了。我放眼看两边车窗外的景色,那是一片不同层次的绿,树尖上发出的嫩绿,一块块平整的秧田齐刷刷发出的翠绿,那随风摆动着的麦穗却是呈现的是一片墨绿。初升的太阳为它们镀上了一层让人心醉的亮光,让绿色调迸发出了无比的生命力。我忽然有了这样的感觉,我坐的不是客车,而是奔驰在时光隧道的列车,正把我拉到上个世纪的四十年代,在抗日烽火中幸存的一块和中国未来的发展息息相关,重要关键的人物安然无恙的地方。

要到李庄了,我像走在一支艰难跋涉的队伍中,它从头看不到尾,它集中了当时中国的一代精英,在日寇的铁蹄蹂躏大半个中国的时候,他们从云南昆明出发来到这里。里面有中央研究院、中央博物院、金陵大学、国立同济大学等十多家高等学府和科研机构以及很多知名学者,如李济、傅斯年、陶孟和、梁思成、林徽因、童第周等云集于此。小小李庄成了汇集各种思想潮流的大湖泊,成了储藏和保护大批国宝的安全港湾,成了群星闪耀的一片夜空。

??? 我看到林徽因拖着沉重的脚步,神情木然地走在这支队伍中。我可以像那些畅销书的作家臆断此时她正在回味着16岁时的她在康桥的柔波里萌生的一场朦胧的初恋,但谁没有青春过,谁没有过爱的萌动,但这只能属于中学生早恋的的范围,是注定了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游戏而已。其实爱的双方都是清醒的,徐志摩在他们分手后写的诗中说: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芒!?

林徽因也曾经说过:“徐志摩当时爱的并不是真正的我,而是他用诗人浪漫情绪想象出来的林徽因,可我其实并不是心中所想的那样一个人。”因此我只能把徐志摩看成是她诗歌领域的知交。毋庸置疑,尽管徐志摩已经离开她十年,但仍然占据着她心里的一个位置。她那孱弱的身躯肯定会有对已去斯人的怀念,但我依然认为更多的是对这场侵略战争的诅咒,对抗战胜利的信心,如果用现代语言来描述,还有那国家强大富强的中国梦。在李庄上坝月亮田,在绿树遮盖的浅丘下座落着一个木制结构的院落,梁思成和他的家人以及他领导的营造学社在这里安了家。院落背后是一亘绵延不断的丘陵,它们像一个天然屏障掩护了他们。林徽因把自己的心灵和身体寄托在一间典型的用清末家具布置的卧室里,它被打扫得那么洁净,和她的内心一样一尘不染。在那里参观会让你打心眼里敬佩这位把诗人、建筑学家、妻子和母亲四种种角色结合得那么完美的女人。外表如林黛玉似的娇滴滴,但内心的气场却无比强大,我们站在她那素描的人像画前,总觉得她有居里夫人那种范儿和气质。

????我现在踱步在李庄那条主要的大街上,所谓大,无非就是几米宽,它和其他十七条错落交叉的大街小巷一样都是由石板石条拼成的,一直保持着明清时代的原貌。走过了那些伪装历史的人造景观,一定会被眼前这种让人难以置信的宁静和反差震慑住。

今天是周末,我们赶在旅游车队没来之前来到了这个历史文化名镇。街上的商铺都挂着写有字号名的横匾。有的店至今还关着门,一扇一扇的长方形木门挤在一起,死死地把门面封住;有的店里空空如也,看店的人都不在;有的店里的老板还在打扫卫生。最惹人注目的是街上那间古色古香的茶馆,清一色的木桌木板凳,喝早茶的多是老人,他们头上的灰白头发和早上的阳光交换着光亮,最让我吃惊的是我们明明是早到的旅客,那些饭馆没有人出来招揽生意,好像这镇上的一切都漠视我们这些人的存在一样,只有几条狗儿摇着尾巴在街上溜达,不时瞪了我们几眼。

李庄这份不同于其他旅游景点的奇观完全是在四十年代那些中国科学界、思想界的泰斗们用自己浓郁的文气熏陶出来的。他们在紧张繁忙的工作之余像普通人一样在李庄的大街小巷散步;他们一样到酒坊去沽酒,品尝由五粮液衍生出来的当地酿制的浓香型白酒;他们也饶有兴趣地到只能让两人擦肩而过的席子巷去聆听手工织席的机器弹奏出的悦耳音符,与在屋檐下乘凉的老百姓促膝交谈。成为佳话传至今的内迁李庄的文化人陶孟和为李庄白肉更名的事。当地人由于肉片薄而长,就用一支筷子裹起来蘸着调料食之,就把它称为裹脚肉。其实这名字貌似不雅却非常形象和朴实,那时川南一带的好多农家多半都是把厨房和猪圈连在一起的,弄饭吃的灶同时也煮猪草,没有那么多讲究,裹脚肉的名称带有浓厚的乡土色彩,它是从黄土地中走出来的。中国的农民并不反对进步,他们接受了陶先生的建议将裹脚肉更名为“李庄蒜泥白肉”,一直沿袭至今,为当地的一道名小吃沾上了文气。就是这群中国知识分子的精英在李庄六年里不但为中华民族的生存发展强基固本,而且为这个古镇已经厚重的文化底蕴再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李庄镇那众多屋顶上的雕花是当地文化特色的代表,或麒麟,或狮虎,或宠物,或花鸟,或鱼虫,千姿百态,栩栩如生。这两年和老伴走南闯北还是走了不少地方,每到一处我首先关心的就是当地的古建筑风格,尤其是它们的屋顶建构,因为它们是当地的风俗文化的典型反映,也可以看出房顶下住的主人的身份地位以及财富的多寡。李庄以原生态的方式原汁原味地保留了明清古建筑的风貌,它们虽然逐渐在随着岁月老去,在初春的阳光下它们依然顽固地保留着原来的剪影,以骄傲的姿态鄙夷着那些为吸金而大兴土木,披上金灿灿、光鲜耀眼外衣的现代化古建筑。

?????????????????????????????????????
(三)

研究古建筑的梁思成就常常挽着自己的妻子出没在李庄这些明清古建筑群中,于是一本学术巨着《中国建筑史》就在娘肚里躁动起来了。我到了旋螺殿、禹王庙等李庄古建筑风格群的代表,作为外行我看不出一点道道,我眼前晃动的是梁思成伉俪在那里画着那些画栋雕梁,连川南最复杂雕花的木窗户工匠最细腻的精雕细刻的每一道刀痕都不放过。梁思成曾经把李庄调侃为“谁都难以到达的可诅咒的小镇”,也许好些人都把这句话看成是梁、林夫妇对那段艰难生活的抱怨,但我宁愿把他看成是这句话蕴含的他们的自豪感,因为他们到达了那里,而且在那里克服了让人难以想象的千辛万苦,既体现了中国优秀知识分子的威武不屈,贫贱不移的气节,又为中国建筑事业的发展留下了一颗璀璨的明珠:《中国建筑史》,这是他们在艰难环境中孕育的孩子,承载了他们的感人至深的爱国情怀。我曾经读到过他们的儿子梁从诫写的一段回忆,当时他问母亲:如果日本人打到四川你们怎么办?”林徽因特别平静地回答:中国读书人不是还有一条老路吗?咱们家门口不就是扬子江吗?”这段话是对林徽因那已经虚弱无比的身躯里最强大的精神力量,也就是这股力量支撑着她让人难以置信地熬过了在李庄那段物质匮乏,医药短缺的岁月,也就是这股力量在医生对她宣布死刑,最多还能活半年后,还能神奇地活十年,而且赶上了新中国那轮喷薄而出的朝阳,在祖国社会主义大厦的的建设上付出了让后人肃然起敬的贡献。

????一条新修的水泥路把这个古朴的村庄和外部世界连接了起来,旅游是和天气密不可分的,到了春天,慕名而来的的游人多起来了,在近中午时一辆辆的旅游车在暖暖的春日阳光的簇拥下驶进了李庄,下车后的游客集合在导游的彩色三角旗下按照早就安排好的路线分散到各处去了。我和老婆却反其道而行之,越过水泥路,踏上一条约两米宽的机耕道。那是一条将泥土夯实后再撒上一些碎石,与其说它是道不如说它是宽田坎。据说林徽因和她的夫君梁思成常常从月亮田,我们今天要去的目的地,一个充满了苦涩但又洋溢着诗意的地方出发,披着满身的皎洁月光在在这条机耕道上散步,那种散步可没有现在那样轻松和舒坦,每一步都那么沉重,烽火连天,民族危亡,他们身在川南一隅,心里却装着的是祖国和人民,考虑的是在战争结束后如何用自己的一技之长,毕生精力重建饱经战争创伤的这个国家。

??? 我们不知道到月亮田该如何走,公路边有几个小男孩在追逐嬉戏,我问他们林徽因故居有多远,其中一位用两只手的食指比划出五寸长的距离:“不远,丁点儿远”,其样儿十分天真可爱,看着他们那种憨笑可掬的模样,我再次感到科学文化感染民风的无可比拟的巨大威力,巨星般的学术泰斗们在李庄的那六年的丰功伟绩不仅是科学的传播,中华文化的坚守,还是感染了一方的淳朴民风,让他们重义轻利,国家的利益大于单家独户的小农经济利益,直到今天他们都那么安静地生活,没有全国多数景区那种漫天拉揽生意的吆喝,我是最讨厌这种俗气,常让人倒胃口,让我对那个景区的倾慕和向往大打折扣。

??? 来到月亮田,跨进被白色围墙圈起的一个小院,这是抗日战争期间中国营造学社旧址。我立即被挂在那排青瓦为顶,泥土为墙,木料为柱的平房正中门庭那副对联吸引了:“国难不废研究六载清苦成巨制,室陋也蕴才情百年佳话系大师。”看了这副对联,你还有什么多余的话来描绘以梁林夫妇为代表的营造学社的建筑设计师们当年那种艰难困苦,那种矢志不渝,那种献身精神,不能不让来这儿参观的人有一种高山仰止之感,

??? 环顾了一下这个小院,右边几棵芭蕉树摇曳着宽大的叶子,左边屋檐下堆积着一些箩筐扁担等家什,一股苍凉感油然而生,与其说这是一个文物保护地还不如说是一家农户,简直和大门口挂的那块由国务院授予的“全国文物保护单位”名不副实。院子里清风雅静,除了我们夫妇二人外整个院落空荡荡的。我心有几分芥蒂和不满走出大门去问一位正在晾晒衣物的中年农妇:这儿没有工作员和解说员吗?回答说:这儿少有人来参观,只有一位兼职的管理员,我去帮你们叫他。听到这话在这春暖花开日子里怎么心里感觉到飕飕的凉意呢?

????接下来便是一位像是风尘仆仆远道而来,穿着打扮就像当地农民的男子陪着我们逐个展室参观,我顺便打量他,那个样就像是刚从地里干活起来,一双短胶靴沾满了稀泥点,人倒还热情,给我们解说说这些布置都是保留了当年的原样,有些家具流散到附近的村民家中了,我们都一一找了回来。我看着排列整齐的建筑设计师的两列工作台,心中产生了如瞻仰圣地一般的崇敬。我不知道在全国像这样保持着原汁原味的名胜故居还有多少。记得那年去参观黄鹤楼,就像是披着古色外衣的现代建筑,匮乏一种让人思古凭幽的情调,在某层展厅里有个大沙盘,列有各朝各代的黄鹤楼模型,我觉得很笑人,究竟该是哪座黄鹤楼才是正宗的呢?不过在这里维持当年的原样又做过了头,脚下的木地板已经开始朽坏,好几处都出现了空隙,我只顾去看墙上挂的那些珍贵的照片,差点就将一只脚掉到空隙中去了,还是那位工作员吼了我一声:注意脚下,危险!让我免除了骨折一劫。在科学如此发达的今天,做点维修既可以保持原样又能不让具有历史教育意义的故居受着岁月的剥蚀应该是毫无问题吧,这一点确实让人差强人意,遗憾不已。

??? 在参观梁思林徽因和家人的卧室时,两幅画产生了让人产生了震撼和唏嘘不已的艺术效果。画面背景都是林徽因躺在病床上,一幅是她在誊写和夫君一起合着的《中国建筑史》的手稿,另一幅是她在教女儿作画。已经疾病缠身的她形容枯槁,形销骨立,面无血色,但我们没有看到她对生活的任何绝望,眼里仍然闪烁着坚定和和智慧的光芒,事业和亲情是她内心最大的支撑。我如获至宝一样找到了本文立论的最强有力的论据。

????李庄之行给了我满满的收获,林徽因,这位天赋异禀,永远像生活在传说中的女性在我心中留下了德配天地,道冠古今的绝代美人形象,她比沉雁落鱼,闭月羞花之美的西施等四大美人更让人神魂颠倒,因为她不但美在自己,而且美在国家民族。

??? 从李庄的渡口踏上轮渡结束了我这次如朝圣般的旅行,轮船必须往下游行驶一段江面才能到达长江对岸和公路汽车站相衔接的渡口,我站立在船尾,看到被吐出的那些水柱变成晶莹的浪花,然后在慢慢地消失在远处。此时的李庄被晚霞镀上了一层血红色,月亮田背后的山梁上那些稀疏散落的农户的烟囱口已经冒出了缕缕炊烟。此情此景让我在脑海里如电影的字幕一样依次一个字一个字的凸显出了林徽因写的一首诗:《别丢掉》:

????别丢掉/这一把过往的热情/现在流水似的???轻轻/在幽冷的山泉底,/在黑夜,在松林,/?叹息似的渺茫,/你仍要保存着那真!
????
一样是明月,/一样是隔山灯火,/满天的星,/只有人不见,/梦似的挂起,/你问黑夜要回,/那一句话——/你仍得相信,/山谷中留着,/有那回音。

????是的,这回音将永远萦绕在李庄的月亮田,将永远留存在我的心里。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完稿于2015年春节前夕)

?

?

作者:刘正泉 录入:泪烛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繁体中文?|?网站地图?|?在线留言?|?信息交流?|?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管理登录
  • 主办:bet365体育彩票_bet365安全吗_bet365足球官网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