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留云刀/四川泸州市/杨宗霖

时间:2019-10-10 13:44:02 点击:

  核心提示:一 晚风吹动竹林,沙沙声响,月光穿过竹叶缝隙,照在胡路生的刀匣上。他身穿青麻布长衫,眼睛亮得像黑夜的星光,望着竹林尽头。 刀在等他,他在等人,她怎么还没到呢? “云儿不会来了,你走吧。”是白夫人,不是白云。 胡路生一愣,合掌行礼,问道:“白夫人,白云呢?” 白夫人道:“她病了。” 心知白夫人托口阻拦...

?

? 晚风吹动竹林,沙沙声响,月光穿过竹叶缝隙,照在胡路生的刀匣上。他身穿青麻布长衫,眼睛亮得像黑夜的星光,望着竹林尽头。

? 刀在等他,他在等人,她怎么还没到呢?

? “云儿不会来了,你走吧。”是白夫人,不是白云。

? 胡路生一愣,合掌行礼,问道:白夫人,白云呢?

? 白夫人道:“她病了。”

? 心知白夫人托口阻拦,胡路生道:“白夫人,我们真心相爱,请夫人成全。我会保护她,不让她受一点伤害。

? 白夫人道:“保护?如今兵患连年,让云儿和你一起受苦吗?

? 胡路生一时语塞,握着胸前的刀匣的系带。刀匣,刀,想到他的刀,他的手得更紧,仿佛一下子有了精神和底气。“我……”正欲开口。

? 白夫人看穿他的心思,打断道:“你是想说背上的‘宝刀’吗?全县父老乡亲,谁不知道胡屠户的儿子每天背着他的‘宝刀’,寸不离身”冷哼一声道:“谁不知道胡屠户的儿子,也是杀猪卖肉的?‘宝刀’?他们都说是————

? 胡路生咬紧牙关,方脸嚼肌突起,心知自己家境贫寒,压住怒火,道:“白夫人,我……”

? 白夫人决然道:“我知道你爱云儿,云儿也爱你,除非你有一番作为,否则我是不会将云儿许配给你的。你走吧!

? 白夫人走了,撇下他孤独的影子像一尊青铜雕塑矗立在风中,月光斜照,他的身影更长了。

?

?

? 艳阳天,酒楼,白夫人家的白云酒楼。

? 两个穿灰色长衫的人走进来,他们是王二狗和他京城的表弟孙大强。看见胡路生,王二狗道:“哟这不是小胡屠户吗?今天没卖猪肉我说怎么没有闻到猪臭味儿呢?

? 胡路生不接话,甚至没有抬头看一眼。刀匣放在桌上,手按在刀匣上。他在等白云,也等白夫人。

? 胡路生没理他,王二狗也不生气,找张桌子坐下,道:“小二,来三斤牛肉,五斤连云红!”

? 王二狗道:“表弟,你不知道,现在没有人吃猪肉啦!存栏的猪,无缘无故跪在猪圈里死了,听说染上猪瘟,谁还买猪肉呢?

? 孙大强道:“有瘟猪吃就不错了!”左右瞧,凑过去,低声道:“表哥,朝廷打了败仗,皇帝都要跑了!”

? 王二狗道:“还有这事?你可不要胡说,这话是要被杀头的。

? 孙大强道:“杀头?皇帝老子的头恐怕都快保不住了!这里是福地,外面兵荒马乱,听说皇帝要迁都,老百姓逃得更快,我不是来避难吗?

? 酒菜上桌,孙大强看着筷子上的牛肉,叹道:“大祸要来了!这年头,能填饱肚子就是福气,乡下可是连饭都吃不上了,哎……

? 胡路生起身走进里屋,坐在不惹人注意的角落,独自喝酒。

?

? 王四爷提着鸟笼走进来,黄色鸟笼又高又大,像是刷了一层金子。紧跟着进来的是林三,他急忙用衣袖擦凳子,躬身道:“四爷,您这边坐。”

? 王四爷又矮又胖,林三又高又瘦。王四爷是财主,林三是他的跟班,说话递茶都是低头弯腰恨不得自己从娘胎出来就矮一截,这样的话,自己不至于腰酸

? 王二狗看见王四爷,起身行礼道:“四爷,您来啦。”

? 王四爷“嗯”了一声,算是打过招呼,端起茶碗,眯眼问林三道:“三儿,交代的事情,怎么样了?”

? 林三道:“四爷,办妥了,人马上到。”

? 王四爷道:“现在兵荒马乱,乡下闹蝗灾,颗粒无收人都要饿死了,还要二两金子

? 林三道:“四爷,您放心,姑娘长得可漂亮了,陈公公保准喜欢,那皮肤白啊嫩啊,能挤出水来;那双脚啊……”

? 王四爷打断道:“好了好了,我去接陈公公,你在这里着,盯紧点。

? 恭送王四爷,林三坐下来,挺直身板,手一招,扯开嗓子,吼道:“小二!上酒!好酒好菜端上来!

? 小二道:“林三哥,那酒是四……四爷存在店的。

? 林三道:“四爷的就是我的,没看见我和四爷的关系吗?今天我和四爷有事要谈,大事!”眼珠一转,喝道:“还有大人物要来,耽误四爷的大事,你担得起吗?少啰嗦,快去!

?

?

? 赤脚女孩搀扶着妇人走进来。女孩十岁左右,长着很深的双眼皮,黑眼珠转动时,像有一股清泉流动,盈盈有光;妇人一瘸一拐,粗麻布衣服上是泥土,面皮发黄,头发稀疏散乱。看见林三,妇人哆嗦着,低头叫道:“三爷。”

? 林三学王四爷,端着茶,抿了一口,翘着二郎腿道:“来啦!”

? “妈妈,我饿。”女孩拉了拉妇人的手。妇人看着自己的女儿,突然鼻子一酸,身子发软,掩面哭泣道:“我的闺女儿啊……妈妈对不起你!”爬过去,跪下来,着林三的腿道:“三爷,你行行好吧?”女孩也跟着跪下来。

? 放下茶杯,林三弯腰抚摸着妇人的头,眼睛却盯着女孩的胸脯,色眯眯道:“你瞧瞧,多俊的姑娘啊!这身段儿,摸起来肯定很滑吧。跟着陈公公,以后吃香喝辣的,我也算做善事”转头对小二道:“小二,给她们几个馒头。

? 酒楼安静下来,客人们都望向他们。胡路生也看见了,手用力按在刀匣上,桌脚咯吱响动,仿佛承受不住力道,要断了。

? 女孩吃完一个馒头,似想到什么,递给妇人道:“妈妈,你吃。

? 妇人道:小月吃,妈妈不饿,妈妈不饿。”对着林三,抽泣道:“三爷,你也说了,多好的姑娘啊,他们怎么才出二两银子?你给帮忙说说吧?

? 林三道:“你别讨价还价,身在福中不知福卖到妓院去,三两银子,你卖吗?跟着陈公公,是的福气!

? 妇人道:“可……可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我的亲闺女儿啊!我……”

? 林三打断道:“亲女儿?你养的起吗?”

? 妇人哭的更厉害了,道:“我这不是没办法吗?要不是他爹得了重病,没钱买药……死了!要是我还有饭吃,怎么舍得卖自己的女儿?!

? 林三道:“我这不是给你找了个好人家吗?”

? 女孩嘤咛哭泣,身子发抖,拉着妇人的衣袖,问道:“妈妈,要卖了小月吗?小月不想离开妈妈。

? 妇人看着自己的女儿,眼神空洞,两行泪顺着脸颊落下来抱着女孩,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道:“我的女儿啊……我苦命的女儿啊……啊……”

? 哭声拉拉扯扯,起起伏伏,伴着抽泣哽咽,让人心堵落泪。整个酒楼的客人像是屏住了呼吸,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 “砰!胡路生怒不可遏,一拍桌子,正要起身。

?

?

? “谁在这里哭哭啼啼呀?

? 阴阳怪气的声音。

? 王四爷引着陈公公走进来,身后立着个身穿黄袍的带刀侍卫,眼睛盯着胡路生。

? “谁又在这里逞英雄呀?”陈公公胡路生,哼道:“臭小子!”弯腰托起女孩的下巴,道:“嗯,不错,值十两金子。”

? 十两金子?妇人呆望着林三林三睁大眼睛,看向王四爷

? 王四爷假装没看见,喝道:“杀猪匠,还不快滚过来,给陈公公磕头认错?”

? “放开她!”只听得“嗖”一声,胡路生将刀匣一摆,桌上的筷子有如急箭离弦射出,刺进门柱,嗡嗡摇晃像一钉子。

? 带刀侍卫应声而动,挡在陈公公身前刀横在空中,抬手拔刀,刀鞘飞向胡路生。

胡路生侧身躲过去。

? 客人鼠窜而逃,但没有跑远,围在酒楼门外,探头望向屋内

? 带刀侍卫一个滑步连跳像只蚂蚱,眨眼之间,连人带刀已到胡路生跟前。胡路生连退三步,抬腿一踢,长凳凌空飞过去,挡一刀但人被逼到墙角。

? 胡路生喃喃道:滑步前劈,张家翻合有两下子。

? 两刀落空,带刀侍卫脸色十分难看,他可是大内侍卫,金科武状元,瞪眼道:“你还不拔刀吗?”

? 胡路生手持刀匣,淡淡道:“谁都知道,我是杀猪卖肉的我的刀,是用来杀猪的。

? 侍卫的脸色更难看了,双手握刀,劈砍过来。

? 胡路生不急不慢,脚掌在墙壁一蹬,凌空翻身,借力越过带刀侍卫的头顶,像猴子翻跟头。空中传来胡路生的声音:“你不是猪,他是。”落在侍卫身后,立定,道:“你家主人是一头母猪。你顶多算条狗,走狗的狗!”

? 陈公公在门口,像发疯的泼妇,抓狂道:“杀了他!”

? 酒楼外人头攒动,围得密不透风。“那不是胡屠户的儿子吗?”“真英雄啊!是条汉子!”“唉,英雄好汉又怎样?得罪了官府,小命怕是不保了。”

? 侍卫右脚退步,左右挥刀,虚空中画着“十”字。

? 陈公公对王四爷道:嘿嘿,飞合式,张家翻合刀的绝招!转头对胡路生道:“臭小子,你不是要逞英雄吗?”陈公公抓住女孩的手一拉,把女孩环抱在怀里,揉搓着女孩的胸脯。胸脯随着手掌左右来回挤压,变了形。陈公公讥讽道:好软好滑啊……来英雄救美啊?来啊,来救她啊!哈哈哈……”

? 胡路生喝道:“阉人!放开她!”欲奔去相救,侍卫的刀已砍过来,迅猛如雷,带着刀风。

? 胡路生分心救人,躲闪不及,忙将刀匣格挡。咔嚓声,刀匣碎散空中“嗡嗡嗡……”刀声回荡,青光一闪,侍卫遮手护眼,急忙后退

? 黑色刀柄,青色刀身,透着一股冰冷,让人冷颤。刀柄在掌心打转,刀尖虚空旋转,呼呼直响,如一轮青色的圆月。

? 陈公公松开女孩退到屋角林三早跑了。

? 侍卫惊道:“这……”话未出口,青刀已到胸前。

? 侍卫提刀格挡,哐当一声,刀刃缺口。惊讶间,只见青刀横削,刀锋一转,胡路生朝前跨步,抬腿踢去,正中在侍卫胸口。侍卫像颗大石头,砸中酒桌,刹那间酒菜、桌子、凳子全碎了

? 侍卫仰躺在酒菜上,嘴角流出鲜血定睛看时自己的刀已被横着削掉半截;想挣扎着站起来,伤势太重,又躺了回去。捂住胸口咳嗽,问道:“这是什么刀?”

? 胡路生看着手中的刀,淡淡道:“留云刀。”

? “留云刀?”侍卫点,叹道:“好刀,好快的刀

? 陈公公躲在角落,藏在王四爷身后,探头求饶道:“大侠饶命!大侠饶命!”

? 胡路生狠狠瞪着,眼神像两柄发光的利剑,刺向陈公公。他真想手起刀落,一刀宰了他,剁碎,喂狗!可是……他牙关紧咬,牙齿咯吱声响,快咬碎了。抬刀指着陈公公,喝道:阉人!金子呢?

? “全……全都在这里。”陈公公颤抖着摸出金子放在桌上,急忙回去;地上一滩水迹,他们竟已吓尿了。

? 妇人蜷缩在大门外,抱着女孩女孩有点害怕,偷偷的看着胡路生。

? 胡路生走过去,将金子递给妇人,道:“拿着,走心知妇人的担忧恐有追兵,仰头大声道:走!我送你们回乡下

? 人群自觉让出一条道,胡路生带着母女二人,出城后折路向南,奔另一个方向去了。

?

?

? 自此,江湖有了胡路生的传说。中原七十二镇,谁不知道留云刀?谁敢再提杀猪刀,非得被口水淹死!乡亲们乐意称道胡路生的故事七十二路留云刀,什么虚空流云式,刀气隔空震破鸟笼,王四爷吓得尿裤子……有好事者去问真假,王四爷不吭声,有时候不耐烦了,骂道:“陈公公屁都不敢放一个,你问我?有本事去问陈公公!”一来二去,胡路生和他的留云刀在白云酒楼文人侠士的把酒言欢中,传沸沸扬扬。但世人皆知留云刀,谁也不知道胡路生在哪里?他们——胡路生和流云刀——去了哪里呢?

?

? 穿过后山竹林,有一条岔路,靠右下坡,胡路生来到江边他站在夜色之中,月光在留云刀上,泛着青芒。

? 风林动,夜难静,江面风帆飘荡,白雾缭绕。

? 他在等她,她会来吗?

?

完。2019年9月7日。

作者:杨宗霖 录入:杨宗霖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繁体中文?|?网站地图?|?在线留言?|?信息交流?|?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管理登录
  • 主办:bet365体育彩票_bet365安全吗_bet365足球官网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