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内容

人生的美好追求——记老作家唐白诗/王应槐

时间:2010-01-23 21:16:49 点击:

  核心提示:我之所以称唐白诗先生为老作家,原因有二:一是白诗先生已近80岁高龄;二是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起,就已开始文学创作,在《中国青年报》、《红岩》等报刊频频发表文学作品,至今已有60载春风秋雨。在作家唐白诗之前冠以“老”字,我想先生是不甚满意的。因为先生从不服老,只要和他谈话,他总是滔滔不绝,声音洪亮,像个...

?

我之所以称唐白诗先生为老作家,原因有二:一是白诗先生已近80岁高龄;二是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起,就已开始文学创作,在《中国青年报》、《红岩》等报刊频频发表文学作品,至今已有60载春风秋雨。在作家唐白诗之前冠以“老”字,我想先生是不甚满意的。因为先生从不服老,只要和他谈话,他总是滔滔不绝,声音洪亮,像个三、四十岁的年轻人。不过毕竟岁月不饶人,其文学之路又是走得如此漫长如此艰辛,我认为用“老”字实在不为过,乃是我对白诗先生为人、为文的尊敬。

我是偶然认识唐白诗的。那是2006年夏天,我到纳溪女诗人尹子家作客,她的女儿考上了大学,请了好几桌人,午饭时,恰遇停电,我们大汗淋漓,匆匆刨了几口饭便告辞了。在回泸州的公交车上,我发现坐在我旁边的一位个儿不高、精神矍铄的老先生甚是眼熟。没等我开口,他便主动招呼我,“你是王应槐老师吧”!他热情地告诉我,他也是刚刚参加完尹子的饭局,是听尹子介绍我的。随后,从他背的大书包里拿出才出版的长篇小说《坐天牢地牢的人》,在颠簸的公交车上签上名送给我。

回到家里,我打开《坐天牢地牢的人》匆匆浏览了一遍。该书于2006年7月由中国作家出版社出版,40万字,以我国着名农艺专家、金果子王张文湘为原型,以此塑造出主人公金闻香曲折辉煌的一生及其崇高的爱国主义精神。看完后,我想写点什么,但又因琐事缠身,一直未能动笔,以至于拖到现在。又是一个偶然的机会。今年9月,在我市老作家杜名芬女士的作品研讨会上,我又和唐白诗先生相遇了。他又打开他的大书包,从里面拿出2008年10月由中国作家出版社出版的诗文集《西部化工城之歌》,签名送给我。不久,他专程到我的办公室,热情地送给我另一本新近出版的诗文集《情探六十年》。

对于如此勤奋的唐白诗,对于如此真诚的老作家,我除了感动和敬佩还是感动和敬佩。因此,我想用我的这支拙笔向大家推荐和介绍唐白诗其人及其文学作品。

唐白诗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初,生于四川纳溪一个农民家庭。白诗从小爱好读书,成绩优异,新中国成立伊始便参加了工作。其工作是在川南一带的工厂发展青年团组织和宣传报道青年工人的先进事迹,这一特殊的工作,使他走遍了川南一带的矿山、工厂,亲身感受到火热的生活和新中国蓬勃的朝气,他用他那支年青的笔,满怀热情地写了大量的新闻报道,讴歌着新的时代、新的人物,同时积极进行诗歌、散文等文学创作,这些新闻报道和文学作品先后发表在《新华日报》、《四川日报》、《四川团讯》、《中国青年报》、《红岩》等报刊上,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引起了当时《中国青年报》着名记者刘宾雁的重视,亲自指导其写作,并告诫他,写文章要写真实的东西,不要虚假浮夸。1956年作者考进了西南师范学院汉语言文学系,读书期间,正逢“反右”、大跃进等极左路线猖獗年代,平静的校园也沸沸扬扬的,作者见证了假大空,见证了学生中按名额分配“右派”的荒唐事件。大学毕业后,白诗被分配到《中国青年报》,主要负责西南一带的新闻报道工作。由于其拒绝报道假大空的东西,不满意当时的浮夸作风,受到错误的处置,被发配回老家,在江安县一个中学教书。“文革”其间,作者结识了当时在“牛棚”里劳动改造的我国着名园艺专家张文湘教授,被他不惧困顿和挫折,倾其一生努力发展祖国绿色事业的精神所感动,偷偷地记录下了他的生平事迹。粉碎“四人帮”以后,作者的“历史问题”得到了合理的解决,获得了公正的待遇。从此,白诗先生精神振奋,一边教书一边进行文学创作,在其60岁以后用了10多年时间创作出了长篇小说《坐天牢地牢的人》,紧接着又连续出版了《西部化工城之歌》和《情探六十年》两本诗文集。

纵观白诗的创作历程及其文学作品,正如作者自己所言,其毕生追求的是真善美。

无论做人还是文学创作,真是基础,没有真其人生和文学之旅乃一片苍白。鲁迅先生的“有真意去粉饰,少做作勿卖弄”是作者为人为文的座右铭。作者在

《坐天牢地牢的人》中所塑造的主人公金闻香就是以张文湘为原型,诚如作者在该书的《后记》中所说,“我写主人公金闻香和其他人物都没有雕琢过,因为金闻香与很多在国外读书、学科学的知识分子一样,具有强烈的民众意识和爱国主义精神。他一生都在想做中国的金果子王的梦,一直到他96岁去到天国之前还没有做好这个圆满的梦”。这种求真或者说现实主义的创作思想,不仅体现在《坐天牢地牢的人》中,就是在抒写“科技人生”的《西部化工城之歌》和《情探六十年》中也表现得淋漓尽致,如《雄峙长江化工城》、《化工科技的天骄团队》等。

白诗先生的人生道路是坎坷的,有着浊水般的委屈和苍凉迢迢的悲愤。但作者并没有因此而沉沦,一蹶不振,仍然坚守着自己的理想,坚守着自己的爱,对祖国、对人民、对生活,充满了真诚,充满了热烈的感情。作者在《我与我的两本书》一文中写道:“我写这两本书(《坐天牢地牢的人》和《西部化工城之歌》),我是用自己的生命在写,应该进一步准确点说,是用与我同龄人逝去的生命和还活着的生命在写。……第一本,有时流着泪写,第二本有时也流着泪,不过两本书流的泪是不同的:悲伤的泪,愤怒的泪;兴奋的泪,激动的泪,我为什么这样儿女情长,这与我与共和国一同走过这两段历史有关。”

作者一生都在追求着美。无论是在机器轰鸣的车间里,还是在风雨潇潇的田间地头,或者是在书声琅琅的校园里,白诗都高举着美的大旗,热烈地歌唱着亲情、友情、爱情、民族情、爱国情。《坐天牢地牢的人》中的金闻香既充满了人性的美,又有着美丽的民族情感,闪耀着爱国主义精神的金色光芒。今天读来,仍令我们激动不已,沉浸在一种热烈而又满含悲伧的审美心境之中。诗歌《晨曦》之美既现实又浪漫:“那吞云吐雾的矗天造粒神塔,/是化工人用心血装点的壮美画图。/化工人每天走进这条平平淡淡的路,/这是一条创建奇迹的人生路!”不做作,不伤感,充满生命的激情,在平凡之中颂扬着生活和新时代的美。

作者正是在真善美的和谐结合与孜孜不倦的追求中,为我们贡献出一道道令人难忘的精神大餐,让我们更加热爱生活,热爱我们这个勃勃前进浪花闪烁的时代。尽管已经出了三本书,但白诗先生仍然笔耕不辍,仍然勤奋地写作着,把他的感受,把他的爱,把他的美,奉献给我们,实在令人敬佩!这是什么原因呢,为什么白诗先生能拥有如此亮丽的精神世界?也许其《情侣松》中的诗句能为我们解开这个谜底吧:

这支在情恋的长河中流动真善美的韵律,

延续着人类对人生自由与和平的永世追寻。

?

?

作者:王应槐 来源:泸州作家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繁体中文?|?网站地图?|?在线留言?|?信息交流?|?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管理登录
  • 主办:bet365体育彩票_bet365安全吗_bet365足球官网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